中国男排主帅洛萨诺下课64岁沈富麟临危受命冲击东京奥运会

昨天,中国男排首任外教阿根廷籍主帅洛萨诺因成绩不佳下课。距离2020年1月初的东京奥运会男排亚洲区资格赛只有短短3个月的时间,现在谁临危受命,率领中国男排冲击2020年东京奥运会都要面临巨大风险和困难。而已经退休的64岁前中国男排名帅沈富麟在中国男排需要他的时候,他再次置困难和身体高龄于不顾,火线执教中国男排,带队完成任务。

自2017年洛萨诺接手中国男排以来,球队成绩一直不佳。尤其是两届亚锦赛无缘四强,2018年世锦赛小组赛五战皆负无缘出线。后又派助理教练带队参加2018年亚运会仅获第九,创造了中国男排亚运会历史最差战绩。2019年东京奥运会男排资格赛世界组比赛,中国男排精神面貌出众,但是结果依然是未能第一时间出线年东京奥运会男排亚洲区资格赛,届时只有第一才能获得出线权。在这种情况下,中国排协无奈解除了与洛萨诺的执教合同。洛萨诺下课也意味着中国男排首任外教执教以失败告终。然而,洛萨诺团队留下的有益经验仍是中国男排宝贵的财富。洛萨诺下课,不意味着是对他执教内容的全部否定。外教能够带来国际排坛的新理念和新内容,但中国男排的问题比较复杂,很多是国内男排基础的问题,涉及到方方面面,不是洛萨诺一任外教就能够扭转局面。

此外,还有一种声音,就是希望中国女排主帅郎平能够出任中国男排高级顾问,在平时训练中给予指导建议,或者做一些临场点拨的工作。而从现实的角度来看,郎平没有与中国排协签署任何有关男排的执教合同。从合同规定的工作职责来看,郎平就不能越俎代庖。而且,中国女排任务很重,郎平没有多余的精力参与中国男排的事情。中国男排没有郎平这样的金牌教练,这是现实。

2020年东京奥运会男排亚洲区资格赛将于2020年1月初在中国举行,伊朗队、澳大利亚队和韩国队等亚洲一流强队均会参赛,而出线名额只有一个。现在距离亚洲区资格赛只有短短3个月的时间,谁愿意来捡起这样一个摊子,谁又愿意出任败军之帅?中国男子排坛也有几名不错的中生代教练,但综合能力比较,每人都有欠缺之处。当初中国男排本土的中生代教练能够胜任中排主帅一职,中国排协也不会聘请外教了。只有短短3个月的备战时间,竞争对手强劲,出线形势非常严峻。这样的形势,的确会让多数人难以承担如此压力,退避三舍。

图为男排黄金一代,左起徐真、陈刚、汪嘉伟、沈富麟、胡进、郑崇源。安旭东 摄

目前,排坛圈内人士认为,临危时刻,只有大家公认的德高望重的教练员才能胜任此职,而短时间内再寻找其他外教并不现实。那么,目前只有一个人还有这样的能力和威望,重返一线,他就是前中国男排主帅,大名鼎鼎的沈富麟。64岁的沈富麟昔日是与汪嘉伟齐名的中国男排球星,最佳战绩夺取过世界杯第五,还被评为“世界最佳二传手”。1990年至1997年期间,沈富麟出任中国男排主帅,带出了一批优秀球员,遗憾的是未能打进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和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,最终饮恨卸任。而后,沈富麟回到家乡上海,培养出一大批上海籍国手,缔造了上海男排王朝,是名副其实的“上海男排教父”。退休前,沈富麟已是上海体育职业学院院长。综合各方面来看,沈富麟的资历足以让中国男排的各方面服气。这也说明当今中国男排坛的现状,没有一位各方公认的最合适的本土主帅。值得注意的是,这说明能够胜任中国男排的国家级教练员断档也是事实。已经是两鬓斑白的64岁沈富麟再度出山,令人唏嘘不已,也为老一辈教练员沈富麟在国家需要的时候,能够迎难而上,始终将国家荣誉放在最高地位的精神而喝彩。

Leave a Reply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

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:

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> <strike> <strong>